金融知识网

科融环境有退市可能吗 科融环境虚增业绩自食其果 追溯调整或被暂停上市

发布时间:2019-05-16 00:05:4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科融环境有退市可能吗
原文标题:科融环境虚增业绩自食其果 追溯调整或被暂停上市
原文发布时间:2019-01-15 13:44:18
原文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21世纪经济报道】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科融环境有退市可能吗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望 深圳报道

导读:根据江苏证监局下发的对科融环境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其2017年年报以各种手段虚增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多达4项。

又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陷入窘境。

1月14日,科融环境(300152.SZ)开盘即延续上一个交易日跌势而“一字”跌停,报收2.24元/股,股价进入上市8年多来的最低谷阶段。

而科融环境已被证监会认定为虚增2017年净利润,若追溯调整后变成亏损,将可能因此出现连续3年亏损被暂停上市。

“刚刚迈入2019年,科融环境和新大洲A(000571.SZ)就在同一天收到监管部门的行政监管决定书,这预示着在新的一年里,监管仍没放松。”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韩友维律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

科融环境亦称,若其2017年度净利润经重新审计后追溯调整为负、2018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公司股票将于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之日起停牌。公开资料显示,科融环境2018年年报预约披露时间为2019年4月26日。

频繁变更年审机构

根据江苏证监局下发的对科融环境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其2017年年报以各种手段虚增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多达4项。

其中,科融环境通过子公司蓝天环保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未将已完工的工程项目进行结算并结转成本,导致累计虚增2017年净利润5845.84万元;科融环境应收账款账龄划分错误,虚增2017年净利润401.69万元。

而科融环境2017年的虚增业绩中,少计提被大量使用,其应收新疆君创能源设备有限公司的资金占用款少计提坏账准备1663.91万元,虚增净利润1414.32万元;科融环境通过年底突击收回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冲回年限较长的应收账款,进而不计提坏账准备的方式调节利润,累计虚增2017年净利润5132.61万元;

即使是2015年虚增的净利润320.2万元,也是子公司蓝天环保对杭州贵时贸易有限公司的长期挂账预付款少计提资产减值损失600.08万元而来。另外,科融环境控股股东徐州丰利科技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徐州丰利)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96万元,虚减2017年净利润81.6万元。

江苏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指出,科融环境上述行为合计虚增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6867.02万元,虚增净资产13033.06万元。

“科融环境虚增利润和净资产的行为已构成信息披露违规,而且金额也比较大,初步确定凡在2018年4月25日至2019年1月10日期间买入,并在2019年1月10日还持有的科融环境股票的投资者,可以依法进行维权或索赔。”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韩友维律师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科融环境2017年的净利润为3746万元,仅为上述虚增净利润的54.55%,追溯调整后变成亏损基本已成定局。

而科融环境2016年亏损13184.07万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26143.41万元,并预计全年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

“从行为上分析,科融环境是为了避免连续两年亏损而对2017年业绩进行虚增,但没想到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位券商人士如此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还发现,科融环境的年审机构更换颇为频繁。其2015年年报的审计机构为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变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而2017年的年审原聘请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但到2018年2月6日离年报预约披露不到两个月时间之际,却临时更改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

1亿下限增持变忽悠

不仅年审机构频繁更换,科融环境的董事长、董秘、财务负责人等高层均在2018年出现大变动,甚至三换董事长、半年内先后两名董秘辞职。

此外,由于2017年年报存在虚假信息披露、公司违规对外提供担保且未披露、上市公司资金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且未披露等问题,科融环境时任董监高15人均被江苏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但科融环境面临暂停上市风险,其控股股东徐州丰利同样自顾不暇。

据公告,徐州丰利合计持有占科融环境29.5%的21028万股,其中占28.46%的20286.74万股已质押,并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和违约,同时徐州丰利所持全部科融环境股票已被司法冻结。

而毛凤丽等人尚有增持计划未完成,当初“长期看好”“坚定信心”的豪言壮语,时过境迁之后成了“风中的承诺”。

按照科融环境2017年4月18日披露,“基于对环保行业的长期看好和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坚定信心”,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毛凤丽及科融环境董监高拟在12个月内,以不高于15元/股的价格,增持公司股票1亿元至10亿元。

此举当时在市场上引起了积极反应,仅公告当日,科融环境股价就跃上了涨停板。此后的2017年7月19日和8月28日,公司披露徐州丰利出资199.89万元增持28万股、李庆义增持10万股,增持金额为74.74万元。

但由于期间科融环境两度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其董监高增持截止日顺延至2018年10月24日。而截至增持期满,除了上述两笔增持,另有王豫刚增持1300股、徐斌(配偶代持)和郭接见各买入1万股,余下13人的增持结果皆为零。

从以上增持结果计算可知,科融环境实控人及董监高合计增持的金额约280万元,与1亿元下限的承诺相差悬殊,下限实现率仅为2.8%。

对此,毛凤丽表示,由于其个人资金周转紧张,出现流动性风险,故暂不能增持公司股份。而邓学志等3人明确表示不能增持公司股份。另外9人则均已离职,对于科融环境的书面督促及询问未予回复。

但毛凤丽等人逾期未履行增持义务,科融环境对是否变更增持计划或变更履行方式和内容均未做出说明。1月1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致电科融环境,但其公开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而从增持计划披露后股价上涨告终的2017年4月28日开始至2019年1月14日,科融环境股价下跌了76.88%。复盘还发现,科融环境实控人毛凤丽等增持计划发布前后,其股价从未达到15元/股。(编辑:罗诺)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科融环境有退市可能吗 中央软水机
今日股市热点 股市直播